陈沦

随便写写。
熊猫级低产,慎关注。

亲一亲。

*很久没写了,诈尸一下。

*原本想写邦信,最后不知道到底是信邦还是邦信了。他们甜腻腻就行,管那么多。


韩信在掷铅球。

一件淡绿色的T恤挂在他身上,套着瘦削身板立在沙坑边。背挺得不算太直,肩胛骨露一点轮廓,整个人看着很活络的模样。天气开始变热了,他只穿一条及膝盖的短裤,也是松松的,小腿和胳膊绷紧的线条都好看而流畅。皮肤是微微的麦色,新鲜而健康。

然后在温和的夕阳浸泡里,火一样艳色的马尾跳了一下,铅球沉沉地脱手。

刘邦坐在操场边儿上看了会儿,感到少年人鲜活的生命力几乎和着闷热的空气压过来。他眯着眼睛咕哝一句,红配绿,赛狗屁。

夕阳仍旧温和得很,刘邦却觉得躁得慌。他烦极了时间一点一滴...

看到

韩信高二那年学校艺术节,刘邦上台唱了首英文歌。歌词谈不上俗辣,但十足不符合中学生健康向上的所谓正统审美。评委老师们脸色平淡,估计在刘邦字句相连的唱法中没听懂几个单词,倒是饱受听力摧残的学生们听了个七七八八。

刘邦高三,腰窄腿长模样好,再打扮一下合着性感唱腔骗倒一群小女生没多大问题,只是A中女生大多矜持,端着股子劲。男生大多在平稳的调子里昏昏欲睡,没人在乎现在台上是谁、在干什么。

场面就有点冷。

刘邦哪管这些,自顾自拿着话筒垂着眼唱。全场的灯光打在他身上,安静又温顺。他似乎有这种天赋,人往那边一站,周遭空气就开始滞留。像贪图他身上的暖,波澜不惊。

韩信不觉得无聊,他把刘邦不清不楚的吐词当...

韩信有点嗜甜。

他从来没跟刘邦讲过,只是偶然一次喝到甜度过高的奶茶的时候他的眼睛似乎是亮了亮。那边营业员正忙不迭道歉要给他换一杯,刘邦倒先笑嘻嘻止住人家动作了,说不用了。眉眼含笑的模样是真俊俏,温文尔雅的一派样子。

“喜欢啊?”后来刘邦问他。

“还行。”

于是刘邦凑过去扣着他下颌吻他,韩信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没脾气,眯着眼懒洋洋地迎合。舌尖上一点奶茶的味道慢慢地炸开,充盈在整个口腔里都变成了让人腻味的甜。可韩信偏偏不觉得腻,还喜欢得很。

韩信对着刘邦的时候实在像个小孩子。

有段时间很流行“歪,别的小朋友都回家了,你什么时候来接我”这个梗。韩信不爱跟风,倒是看着微博上各类直男截图笑...

韩信觉得这是件挺恐怖的事儿。他一度以为刘邦像楼下花店永远沾着新洒上水珠的玫瑰那么讨自己喜欢,要厌倦真是很难很难。然后某天突然发现,看见刘邦说他的事情的时候自己没什么感觉了。心急如焚,焦躁不安,都没有了。

见面的时候他象征性地说了些安慰的话,无非和他平时跟所有失意的人会说的话一样。他甚至觉得自己装出了足够感同身受的腔调,即使他看着刘邦那张脸觉得和其他人也没有什么不同。韩信觉得无聊,坐在那里紧紧盯着刘邦,揣摩他下一句会说什么。

缓慢无趣像逐步抽离,他抿抿嘴回味着香草冰激凌的味道,什么都没尝到。

那顿饭毫无疑问的不欢而散,他和刘邦之间的尴尬持续了不下十分钟。非常安静。两个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刘邦……!”韩信的低吼硬生生被一个缠绵的吻逼了回去,待刘邦亲够了心满意足撤开时,已是一副眼角烧红的模样。“你到底想干什么?!”

“饥不择食没听说过?”他一副轻描淡写的口气,直愣愣把刀刃往韩信心窝子里送。


© 陈沦 | Powered by LOFTER